2019-11-14    01:50:48     歡迎來到冶金工業網,請登錄
當前位置:首頁  >  資訊中心  >  企業新聞  >  河鋼邯鋼三煉鋼廠全員行動深挖內潛提質增效
企業新聞

河鋼邯鋼三煉鋼廠全員行動深挖內潛提質增效

         關鍵字:提質增效     發布時間:2019/11/5     來源:河鋼邯鋼官網

金秋十月,碩果累累的季節,處處洋溢著豐收的喜悅。

在這樣一個收獲的季節,河鋼邯鋼三煉鋼廠全體干部職工也用辛勤汗水和智慧力量澆開了效益之花,收獲了降本增效的果實。

在完成公司二臺階指標的過程中,三煉鋼廠集眾智、聚眾力,以突破常規的勇氣和膽識、扎實有力的降本增效舉措,大大降低了生產成本,促進了效益提升,讓老產線煥發新活力。

算賬找差距

成本就像海綿里的水,只要愿擠,總還是有的。

10月17日下午四點,是白班下班的時間,然而該廠職工李計文并沒有像往常一樣下班回家,而是和工友們一起繼續呆在崗位上,對著電腦又忙活了將近一個小時才離開崗位。

據李計文說,他們這是在算賬,在核算當班生產中消耗的白灰、合金等各種輔料備件的數據,并且像這種班后算賬的情況已經持續了兩個來月了,早已成為了習慣。

先算再干,再算再干。算清楚帳、干明白活。

在完成二臺階指標的路上,該廠堅定信心,想盡一切辦法,做細做實成本管理賬,勢必要擠干成本管理這塊海綿里的每一滴水,盡最大努力將成本降至最低。量化核算輔料備件消耗,找出差距,全力整改完善,縮小差距,是該廠降本增效措施中的一項。

三煉鋼廠是個老廠,計算機二級系統方面的設備設施不夠健全,以至于生產中白灰、合金等各種輔料消耗數據記錄比較籠統,只有一天生產的總用量,對于每個班組用量多少也都是人工錄入,主觀性較大,不夠詳細具體,自然也就很難找到實際用量和最優用量之間的差距。為了更加清晰準確地體現每個班組的輔料用量,該廠設備管理科副科長李威遠沒少費心思。并非編程出身的他,帶領一線職工反復研究、請教專業人員,最終編寫出了一套計量稱重的程序,可以準確量化記錄每個班組煉鋼生產中合金料、鋁鈣線、白灰等輔料的用量,做到每班、每爐座精準核算成本,班組之間的差距也一目了然。針對差距大小和難易程度,該廠生產技術科科長王博利帶領工藝技術人員深入生產一線,對班組職工進行重點幫扶和技術指導,幫助他們追趕上指標好的班組,最終讓所有班組的指標都穩定在一個較好的水平上,努力降低輔料消耗成本。

該程序裝在生產一線的計算機中,每個班組職工下班以后要用將近一個小時的時間來算賬。8月中旬以來,該廠把賬做到了最細最實,只針對輔料消耗這一項,就做到了一個品種一個品種地算,哪個品種加多少都有規定,不能隨便添加。這樣,班組職工在工作時,操心的不光是產品的產量和質量,還有如何減少消耗、降低成本。

說到算賬,李威遠深有感觸地說:“以前是每天算賬,現在是班班算賬。職工們下班以后第一件事就是算賬,職工算完之后會發到微信群上,然后技術人員針對反饋過來的指標進行深入分析,制定整改措施,職工下一步的工作也變得更高效、更有針對性,降低成本就成了順理成章的事兒了。”

優化挖潛力

拿到二臺階指標任務后,該廠工藝技術人員和設備管理人員便開始忙活開了,每天除了吃飯睡覺之外,其他時間幾乎都是在生產一線度過的,不是開碰頭會就是對著生產調度屏幕在研究討論。

他們究竟在研究什么呢?

原來,在三煉鋼廠,電耗是燃動成本的“大戶”,而所有工序中,精煉工序的耗電量最大,這是制約該廠降本增效的主要問題。如何在精煉工序最大限度降低電耗,又不影響生產節奏和產品質量,這正是該廠工藝技術人員和設備管理人員想要解開的“謎”。

溫度是煉鋼生產的生命線,成本控制線。因該廠共五臺連鑄,每臺連鑄又有不同的斷面,澆鑄周期存在較大差異。以往的生產組織方式是保證轉爐不等待,以實現產量最大化,此種組織方式保證了轉爐冶煉節奏,但同時會造成鋼包投用數量增加,鋼水在轉運過程中的等待時間延長,導致鋼包周轉率低下,僅為每天6.8次,鋼水從轉爐出完鋼到進入精煉工序的時間平均在20分鐘左右。該廠生產科高衛剛算了一筆帳:鋼水在等待過程中每分鐘溫度會降低1.5攝氏度,每等待3分鐘需要增加1分鐘的加熱時間來彌補溫度損失,每加熱1分鐘需要255千瓦時電耗,噸鋼成本增加1.1元。在精煉工序每增加1分鐘的精煉周期,會使鋼水溫度下降1攝氏度,精煉周期每延長5分鐘需要1分鐘的加熱時間來彌補溫度損失。所以,必須想方設法優化工序流程,降低溫度損失。以前沒敢想的現在也要大膽想,以前沒有干過的現在也要大膽嘗試。有困難克服困難,沒辦法想辦法也要向前沖,而且只許成功不能失敗。

經過研究分析,該廠優化原有生產組織模式,即以連鑄澆鑄周期確定精煉的開始與結束時間,倒推轉爐出鋼時間,達到精煉周期精確控制鋼水高效轉運的目的。通過細化生產組織方式,精確控制精煉周期,加快鋼包周轉等措施來降低鋼水在轉運過程的溫度損失。

這是一個充滿著風險的大膽嘗試,之前從沒有這么做過,一旦出現差錯,就意味著事故停澆。到底能不能達到預期效果,該廠所有工藝技術人員和設備管理人員對此都懸著一顆心。

回想當時的情形,高衛剛說:“這個過程真是摸著石頭過河,一點點在嘗試,雖然沒有十足把握能降到多少,但始終堅定了既要保證產品質量,又要把耗電量降到最低這樣一個信念,所以我們反復嘗試,反復調整,幸運的是真的降下來了,而且沒有影響到正常生產。”

三煉鋼廠以突破常規的膽識和勇氣,敢為人先,主動謀劃,將工序優化精確到每個步驟,甚至每分每秒,深入挖掘生產各環節的降成本潛力。

如今,這一優化促使鋼包周轉數量減少,周轉率加快,轉爐出鋼前的鋼包耐材溫度較優化前提高近200攝氏度,有效地減少了鋼包吸熱,提高了鋼水進站溫度。通過優化各工序之間的對接更加嚴密,過程等待時間顯著降低,鋼包周轉率由每天6.8天,提高到每天7.5次以上,精煉周期平均縮短了15分鐘左右,加熱時間減少了3分鐘,噸鋼可降電耗5——7度,大大降低了燃動成本,更為客觀的是,Q235B鋼種的加熱時間由13.5分鐘降至5分鐘左右,一爐鋼可節省1千塊錢。

提質增效益

對于如何完成二臺階指標,連鑄車間技術員于華還有自己小想法兒。近段時間,他總是心事重重,還經常在廠里玩“失蹤”。奇怪的是,卻經常能在中板生產線和連鑄連軋生產線找到他。

原來,他這是在走訪“客戶”,對下游“客戶”的鋼板一張一張地盯,認真檢查從該廠出來的產品進入下道工序之后的質量和工藝參數是否滿足要求,以確保每一塊鋼坯的質量。一旦發現質量缺陷,于華便像接到緊急任務一樣,立馬檢查這批產品當時的鋼水成分以及冶煉程序,分析到底是哪個環節出了問題,以便改進提升,減少質量損失。

為了提質增效,該廠通過降低廢次降,成分改判,連鑄攻關水質,減少裂紋等措施,減少了質量損失,有效推進了降本增效。該廠還將“具體問題具體分析”的方法論運用到提質增效中,針對不同品種,制定不同的質量提升措施。通過提碳降錳,將碳錳含量控制在合理范圍內,既保證了Q235鋼種的強度和韌性,又降低了成本;通過保障設備精度,優化工藝流程,保證產品質量提升。

完成二臺階指標,并不是該廠降本增效的終點站,而是始發站。接下來,該廠將繼續發動全員,制定并實施全方位全流程全工序降本增效措施,成立六個攻關組,分別針對鋼鐵料和輔料消耗,合金料消耗、燃動成本、高效生產、質量控制、廢次降控制等六大項目進行深入攻關,在降本增效的道路上闊步前行。

節約降成本

該廠運行車間維修鉗工技術員張榮祿是大家眼中公認的修舊利廢能手。在他眼里,運行車間備件庫就是他的“萬寶囊”,很多備件,都是他從“萬寶囊”里搜羅的廢舊部件制作而成。

前不久,他又從廢舊減速機中的拆卸了一些零件組裝成了一臺170噸級減速機,該減速機“上崗”后,節約了成本5萬余元。張榮祿說:“在修舊利廢上,我們堅決打消‘指標到頂,潛力挖盡’的消極念頭,樹立‘節約一分不嫌少,浪費一分都嫌多’的觀念!”

在該廠,和張榮祿一樣喜歡修舊利廢的職工還有很多。維修電工技術員孫云帶領電工組修復了兩臺控制器,降低成本3萬余元。精煉機械作業區雷霄利用廢鋼板焊接自制大包烘烤蓋和隔熱擋板,月降成本約2萬元。

在完成二臺階指標的路上,該廠既抱西瓜又撿芝麻,將節約降成本延伸到了修舊利廢、自制備件、節水節電、煤氣蒸汽回收、跑冒滴漏檢查等每個崗位每個角落。

在修舊利廢方面,該廠始終堅持能夠修復再使用的堅決不報廢,自己能修的絕不外委;還舉辦了競賽,明確各車間修舊利廢創效指標,按完成臺階設定獎勵金額;該廠團委每周組織團員青年開展修舊利廢,并在月底兌現獎勵,鼓勵全員創新創效。在節水節電方面,該廠深入優化精煉風機、油泵水泵等的運轉模式,按照用能大小來區分并做好記錄,由專人點檢,實時監控運轉狀態,避免不生產的時候設備空轉,以此降低成本。

如今,該廠呈現出修復之花遍地開,創作之果隨處見的良好面貌。

国家授权正规彩票平台